床頭燈亮著──寫藝文 / 2004.12.05

屬於你我的紀錄片──

「全景映像季」系列,是由四部以九二一為主題的紀錄片所組成──「生命」、「梅子的滋味」、「天下第一家」與「部落之音」, 2004年11月5日我在台中派拉蒙環球影城看了吳乙峰導演的「生命」,或許是因為家人都在台中,當時在台北的我,簡直不敢相信震央竟然在故鄉台中隔壁的南投,我相信,不只是我,經歷過九二一地震的人都有太多的個人經驗可以講述,而「全景映像季」所記錄的便是這個屬於全台灣人共有的記憶,你我都不應該錯過這部記錄著你我的紀錄片。

你找到你生命的出口了嗎?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凌晨1點47分,發生了這個將永存於所有人的記憶裡大地震,導演的「生命」便以四位震央地區災民的故事,來闡述他對生命的觀感,故事的主軸似乎是在各別家庭的故事,然而,時時穿插他和他父親的對話,包括他父親輕生的念頭,還有他勸他父親的方式,這當中不時流露出導演探討生命細膩的手法。另外,令人感嘆的還有最後才點出那五封寄不出去的信,原來,收件者王國勳早已喪生於數年前的一場車禍,這樣突然的結尾讓我們步電影院的那一刻還陷入一片深深的沉思中,我想我是惋惜作者的人生道路中缺少了一位支持他的好夥伴,然而,透過導演的語言,我也可以感到到導演極力表現出他朋友將長存於他心中的訊息。

接著,我也要學導演的手法,將四組主角分開來討論,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對遠赴日本工作的夫妻,他們留在南投的小孩喪生於九二一震災中,他們回來處理完後事,便帶著悲傷的心情匆匆回去日本,兩個人都知道自己一定要走出過去,走向未來,於是,他們很有默契的選擇了重新拍婚紗、重新度蜜月的方式,來宣示自己的重生。

相較於見多世面的日本夫婦,就讀逢甲大學的女學生,就沒那麼看的開,她從悲傷的情緒轉向怨恨,甚至有幾次輕生的念頭,導演在記錄她的過程,無時無刻不為她擔心,最後他選擇離開,離開這個令她怨恨的地方,到紐約去讀書,我想,導演和所有人都跟我一樣,希望她可以走出傷痛,迎向屬於她的光明燦爛的大道。

一對在鑿地的夫婦,深信他們的女兒維維已經又重新回到他們的身邊,而產下一子,從他們身上,我感受到靠勞力工作者的辛苦,也感受到或許是他們的生活環境使然,讓她們樂天知命,不怨天尤人,女兒更是爸爸最大的精神支柱。

兩位離開南投在霧峰就讀高職的姊妹,父母罹難後,分別投入另一個家庭中,兩姊妹前半段在山上的故事讓我感受很深刻,而後半段生活紀實的部分,那種社會階層所帶給我的衝擊遠大於災民,或許是自己無時不在想著,台灣的階級愈來愈分明,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終將為台灣帶來傷害,或者其實是我太庸人自擾了?

我想,這四組主角分別以不同的方式面對自己的人生、找到自己的出口,該是這部紀錄片最核心的部分,吳乙峰導演曾說,從小他就不知道生命的意義為何?這也是我常問自己的問題,他在紀錄片中找到了自己生命中的那道出口,而我的出口在哪裡,我還在尋找。

你選擇用什麼方式來記錄自己?

剛走出「生命」的播放廳時,還覺得導演對於九二一的災情影像紀錄不夠多有點可惜,然而,與我同行的二姐一句「他的標題是生命,又不是九二一」才讓我驚覺自已的無知,對啊!導演要記錄的是生命,記錄這些人如何處於當時的狀況、如何面對自己之後的人生,而不是要記錄「地震」這件事,因此,並不需著墨於地震後如地獄般的場景。

我想,每個人都用不同的方式記錄自己的人生,有人選擇用文字、有人選擇用照片,現代社會愈來愈多人選擇用網路,不管用什麼方式,我想每個人都應該選擇一個自己喜歡的方式,好好把自己的人生記錄下來,不論是給十年後的自己看,或是給自己的子孫當歷史故事看,都會是相當有趣的事情。

創作者介紹

阿嚕米愛走又愛寫

阿嚕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