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於Yahoo個人報發行電子報「床頭燈」,將主文的部份轉貼至此。

 床頭燈亮著──寫藝文 / 2004.11.19

 

我想,就叫做「創刊號」吧!

◆ 床頭燈形象標誌。

「創刊」這個詞對我現在而言,除了帶點第一次的興奮與喜悅,又夾雜著莫名的緊張和壓力,為什麼說「莫名」呢?畢竟這是一份自行發行的電子報,並不須對社會大眾負太大的責,也不是做給其他上司下屬們看的,有什麼好緊張的?但是一想到這份的「床頭燈」電子報是拿來發給支持我的廣大讀者們的(如果有的話),再加上我預期「床頭燈」電子報的內容會一期比一期更好、訂戶當然也只能增不能減,光想到這裡,就覺得自己得先向正在看這一期「床頭燈」創刊號的讀者們致謝,更希望你們看完之後,能夠向你們的親朋好友們推一下,當然,有什麼寶貴的建議,歡迎大家不吝指教!

創刊感言寫完了、廣告也打過了,接著要寫什麼呢?當初設定這是一份屬於藝文欣賞類的電子報,「創刊號」最好還是別扯太遠比較好,至於…藝文欣賞,什麼是藝文欣賞呢?我先給他個定義,就是某些讓我感覺可以陶冶性情、帶來感動、又讓我不討厭的靜態的、動態的、文字的、影像的…等各類感官接觸,我都稱之為藝文欣賞,籠統的定義只有一個目的──範圍愈大、主題愈模糊題材應該可以更隨性一些,新手上路嘛~~誰知道未來的路會有多艱辛呢?事事難料,模糊點比較好!:P

好吧,言歸正題,接著就是這一期正式的內容了。

藝文欣賞的第一類接觸

開始喜歡看表演藝術,是因為對高中時期初初加入學校「話劇社」的我來說,這是個新奇的玩意兒,當我發現其中的樂趣時,除了和同好一起欣賞,帶新朋友進入這個領域更是我最大的樂趣,時至今日,欣賞表演藝術似乎成了和老朋友相聚最主要的活動了。

至於我最早接觸的表演藝術團體,應該算是「雲門舞集」了吧,因此,這一期,我決定以雲門舞集2004年的演出──「陳映真˙風景」為主軸,再適時地穿插一些我對雲門的認識和其他我看過的雲門作品,在此先聲明,我並不是個藝術評論家,只會就自己看到的、感覺到的部分作一點分享,若內容失之粗淺偏頗,還請大家多多包涵。

舞蹈與文學的完美結合

當我知道雲門2004年秋季公演──「陳映真˙風景」內容取材自台灣近代作家陳映真先生的小說時,感到非常地好奇,究竟小說要如何融入舞作中?於是決定不論如何一定要一探究竟,讓我驚奇的是,他們真的辦到了,這或許也是將來有意把台灣文學推向國際的工作可以考慮的方法之一。

這次對雲門的各項表現,不論是服裝、音樂、及表現手法上都讓我有耳目一新的感覺,服裝上都是時裝,且不乏鮮豔的色彩,這是繼「紅樓夢」之後,難得見到的亮眼色彩;音樂上的使用也特別震撼,尤其是下半場開場時的"雜音"搭配上全暗的燈光,讓人在黑暗中的恐懼下感受分外深刻,尤其是對向來膽小的我來說,差點就要把椅子的手把捏碎了;最讓我感到不同的是,這次的演出還加上許多「旁白」來幫助觀者了解小說內容,說故事的成分頗重,甚至已經有點偏向舞台劇的表現方式,藉此讓小說的情節與舞蹈完全融為一體,旁白的表現是我繼「女人心事」與「家族合唱」之後,罕見於雲門舞台上的。

常常有朋友擔心,看雲門的演出會看不懂,其實,對我來說欣賞藝文活動要看兩方面,其一是具象的純美學欣賞,表現在舞蹈上,就是舞蹈表演時最表面即可看到的舞者肢體、音樂節奏等,另一是屬意象層面的精神共鳴,我想應該就是一般人擔心"看不懂"的部分,我卻認為,只要您在看完表演時,心靈上有一點感動或共鳴,即使或許和作者原意相去甚遠,但還是得到了你獨特擁有的感動,這樣就足夠了,因此,對於某些在精神上讓我無法得到所謂共鳴的表演,通常我就把他當做純藝術來欣賞,總之,對我來說,欣賞一場演出,最不需要擔心的就是看不看得懂這個問題了,這或許其實只是我個人為自己找台階下的解釋,然而,因為這樣的想法,我欣賞了許多讓我感動的表演,也多少為台灣藝文活動注入一點我些微的貢獻,還盼大家大膽地以自己的方式欣賞各類藝文活動。

創作者介紹

阿嚕米愛走又愛寫

阿嚕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